看到病房里4岁的小姑娘,她总想起儿子

时间2020-02-11 03:35 点击量:



孙爽,33岁,北京地坛医院肝病一科护士。进新冠肺炎病房10天了。中间回过一次家取衣物,“没敢见5岁的儿子,怕儿子纠缠我,也怕自己那啥……”昨天她夜班,笔者通过电话和她聊起来。


大年初一被紧急召回  两天后她进隔离病房


“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进了隔离病房。”孙爽人如其名,说话痛快。她说,“大年初一正带着孩子在河北涿州老家,发现手机微信护士群里召回医院通知,赶紧往回赶。”那天地坛医院紧急将4个病区合并成2个,所涉及的多个科室医护人员几乎不在班的全部召回,将住院患者四十几个病人转到其他病区、病情准许的给他们办理出院,清理消毒病房、配送物资、准备收治新型肺炎患者。


1月12日地坛医院开始在ICU、感染二科陆续收治了几例新冠肺炎患者,孙爽心理有准备。“年前几天,在积水潭医院的同学电话我说,她要去发热门诊了。她告诉我听说去武汉支援的北大医院一个专家可能感染了。听了这话我心里一紧。”孙爽说,“我没干过非典,那年我上初三。到地坛医院后一直在肝病病房工作,穿防护服我是第一次,说不紧张那是假的。进病房之前心里确实有些害怕。不过,看张军老师、王雪梅老师都50多岁了,参加过非典,她们都淡定得很,我心里踏实些。后来,真干起来就忘了害怕了。”


儿子画的画,让她鼻子酸了


孙爽进隔离病房前,“我爸妈说了,孩子交给你哥哥、嫂子一百个放心。你别怕,好好工作,做好防护,不用惦记我们。”孙爽工作中无法接电话,那天下班看到手机上老妈的未接电话,赶紧回过去,结果老妈说:“我没给你打过电话啊?”孙爽说:“看来老妈特别惦记我,打了电话又挂了,还不承认。嘿,嘿。”孙爽在电话那边笑了。


孙爽儿子不懂新冠肺炎是咋回事,可能常看电视,“他画了张画发我视频,说的话让我鼻子酸了,儿子说,正月十五,病毒就被战胜了。”


她和病房里的病人们


第一次穿上防护服工作,平时给10个人抽血40分钟搞定,可现在这装束,需要一个半小时。“一个小时你就可以闻到自己口罩里的汗味儿,身上的难受劲儿就不用说了。”每个班8小时,起码有4小时是要全副武装在隔离病房里的。

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因为要抽动脉血,抽血难度大,第一针失败了,“我心里特别愧疚,”换个地方又在他血管周围捅来捅去,眼罩有雾气、手上两副手套,抽血不能一针见血,孙爽不住地说:让您受罪了、对不起、抱歉。他一定很痛,可一点不吭声儿。抽血成功了,他说,谢谢!谢谢!我特别感动。


病房里4岁的小姑娘让孙爽特别喜欢。“给她抽血,就会想到自己的孩子,心里总是心疼不已,可这个小姑娘不哭不闹,轮到给她妈妈抽血,小姑娘反而心痛得哭了。”孙爽说:“姑娘的妈妈常常焦虑,家里四口,三口住进医院,我告诉她别发愁,会好起来了。



2月5号、6号北京又飘起了雪花,人们压抑着出门照雪景的欲望,眼巴巴地等待严冬过去,春天来临。

孙爽和孙爽们,你们就是报春的春姑娘,春天一定会来的,“希望疫情早点结束,我好回家看儿子。”孙爽最后在电话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