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一起战胜瘟神迎朝阳

时间2020-03-18 08:14 点击量:



“好像大家都在说疫情不退,我不退,但这真的是我们的心里话”说这话的刘莉、沈琪是北京朝阳医院的两位护士,她们和北京其他6家医院的12名护士,到北京地坛医院ICU支援已经快一个月。北京地坛医院ICU病房收治的是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瘟神的威胁、各种冰冷的生命监护和治疗的仪器,重症隔离病房里,因为有刘莉、沈琪等所有医护人员全力以赴的守护,才更有了生命的温度。


“医患共画同心圆”


28岁的沈琪参加工作6年,疫情来了,她主动请缨上一线“我参加过氯气中毒患者抢救,有呼吸相关专业的护理经验,而且我没有孩子没负担。”大年初一,去年9月刚刚新婚的沈琪春节随爱人第一次回老家过年,接到紧急回京待命的消息,马上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北京。那时,家人还以为沈琪要去武汉,给予她大力支持,送沈琪到高铁站的老公说了这么一句话“我的心裂成两半,一半为你担忧,一半为你骄傲!”

“当听说让我去地坛时,忐忑、紧张,还有点儿小兴奋”,2月17日沈琪接到去地坛医院ICU支援的任务时,除了有面对未知的病毒、陌生的工作环境的紧张,更有兴奋,“我在呼吸危重症患者救治和血液净化技术方面有经验”,这位年轻的姑娘有着“终于要上战场了”的跃跃欲试。2月19日,沈琪第一天进了隔离病房,于是有了和“杵指先生”之间的故事。


这是一位50多岁的男患者,正处于气管切开后的恢复期。当沈琪来到他的病床前护理时,患者因为气管切开不能说话,但总想表达什么,因为要镇静被约束着的手也不停地抬起想指什么。他到底想说什么?沈琪一头雾水,灵机一动想了个办法,她对患者说:“您在我手上写字,先写您要写几个字,比如3,然后用最简单的字表示。”第一次无声的交流开始了,“擦鼻涕”,沈琪按照自己的理解给他擦了擦,不过猜错了,患者皱眉摇头表示不对,又写了一次,“擦眼睛”,第二回猜对了。“原来在电视上看过你比划我猜的游戏,真是不容易”沈琪说,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在病房里操作,一会儿里面全是雾气,这时再看写在手心里的字,基本不是看就是靠猜,开始总猜不对,急得我一身汗。


“这位患者特别焦躁,所以只要进了病房,我就比较关注他。”有一天下午,患者刚看到医生走进来查房,就又向沈琪表示要交流。“C7”,沈琪开始以为是房间号,后来想到是“CT”,看到患者点点头,沈琪一下子猜中了他的心理,他是着急寻问自己病情恢复情况,于是连忙劝慰说:“您恢复得特别好,别着急,大夫得一个一个看。”于是,“挠痒痒、喝水、回家……”每天他们就用这种方式交流,慢慢地两个人默契起来。有一次,患者写了“杵指”两个字,沈琪猜对了字但不知何意,就伸出手和他握手,可患者摇摇头,伸出了食指。灵光一闪,沈琪也伸出了食指,两个食指对在一起,两人相视一笑,隔离病房里弥漫着温馨的气息。没相处几天,这位患者就转入普通隔离病房了,可沈琪一直牵挂着他:希望他早日恢复健康和家人团聚!”


“去哪儿都行,只要是上一线”


31岁的刘莉是北京朝阳医院心外监护病房的护士,有着10年的工作经验,一头短发的她说话干脆、利落,一看就是干重症监护工作的“好手”。疫情刚刚开始,刘莉就写了请战书:“我有11年的党龄,重症监护又是我的专业,义不容辞。没孩子,去哪儿都行,只要是上一线。”真正接到去地坛医院ICU支援的任务后,刘莉瞬间有过对未知的不安,但很快转变成动力,“虽然最想去的是武汉,但地坛也是一线,总算圆了愿望。”刘莉的爷爷是个老军人,去年刚刚去世,爸爸是个老党员,1月份疫情初起时,这位老党员就敏锐地感觉到自己的女儿“估计得上去”,得知女儿要去地坛医院支援后,这位老党员说:“上去就干出个样子来。”

“地坛的同行太不容易了,太牛了!”


“一会儿就满头大汗,缺氧,总想摘口罩”。扎点滴、抽血、翻身、看护身上插满各种管路的重症患者,这些原本对于刘莉来说是驾轻就熟的工作,在隔离病房里都变得困难起来。


3月1日中午,刘莉和组长沈继云一进病房,看到刘景院主任、王宇主任和谭建波大夫正在准备给一位患者上ECMO,这时监护仪上突然“心电图成直线了”,“不好,心跳骤停”,所有人立即展开抢救。谭建波大夫冲上去进行心肺复苏按压,沈继云、刘莉虽然刚进病房但反映迅速也冲上去配合抢救。刘景院主任、王宇主任看准时机连接管路给患者上了ECMO,患者生命体征平稳下来。10个人,2个半小时,医护人员都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戴着的护目镜很快就模糊了,操作起来不方便,这场惊心动魄的抢救让刘莉记忆犹新,也让她感觉到:“地坛的同行真是太不容易了,太牛了!”


最近这段时间,刘莉主要看护一位80多岁上了ECMO的老奶奶,护理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每2个小时就要翻身拍背,老人有80多公斤,每次得5个人合作才能完成。开始老人处于昏迷状态,但刘莉每天都观察她意识恢复情况,在她耳边轻轻说:“奶奶,您感觉怎么样了?”这样呼唤了4天后,刘莉高兴地发现,老人有了意识,听到问话时点了点头,又过了10天,老人顺利脱机,“那一刻真是太高兴了!”



作为一个在重症监护室工作了10年经验丰富的护士,刘莉知道,住在ICU病房的重症患者不仅身体上处于危机状态,精神上也承受巨大的压力,更别提现在还感染了新冠病毒这种传染病,这时候对于患者来说心理治疗尤为重要。一位70多岁的患者气管插管后,病情恢复的很好,很快就拔管了,可神情总是郁郁寡欢。细心的刘莉猜测“一定是惦记家人”,于是就用病房里的公用手机加了老人儿子的微信,让老人和家人视频,视频联通那一刻,老人和家人都特别很激动,对着镜头老人竖起了大拇指。


“我们ICU……”


言谈话语中,沈琪、刘莉时不时蹦出“我们IUC”,让人感觉到她们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这个战斗的集体。“第一次穿防护服进隔离病房,害怕吗?”听到这个问题,两个人都笑了:“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毕竟是第一次,可看到地坛的老师,不论是主任、护士长还是年轻的护士那种淡定,就踏实了。”沈琪还加了一句:“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带沈琪的地坛医院陈美茹护士比她还小1岁,可在沈琪眼中是个“特别老练的战士”,以前沈琪没有接触过ECMO,在这个“小老师”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沈琪说,庞振、美茹老师两口子都在一线,特别佩服他们。


对于地坛医院ICU,刘莉有种“特殊的缘分”,去年她参加了ICU专科护士培训班,和地坛医院ICU护士孙凤桢成了同学,没想到今年同学就变成了并肩作战的战友。刘莉说,去年培训时一位在地坛医院交流过的老师说:“地坛医院的护士特别伟大”,当时还不理解这句话的意义,这回来支援后真正理解了。“我们来支援几天,就说我们是逆行者,可地坛的老师一直在逆行”沈琪觉得,这段人生经历对于自己来说太珍贵了。她说,从地坛医院老师们的身上,从刘莉老师这位党员身上,让她真正懂得了什么是担当,什么叫奉献。驻地酒店房间里,沈琪郑重写下了入党申请书。




这场战“疫”,让我们与身边的人或是原本不认识的人同呼吸、共患难。抗“疫”之战还没有结束,让我们继续努力一起战胜瘟神迎朝阳。我们相信疫情终将结束,可这种共克时艰、生死与共的友情将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