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英杰:“在隔离病房的每一天都充满意义”

时间2020-03-24 08:26 点击量: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本该热闹的春节变得如此忧心与冷清,我们每个人都做好了随时进入“战斗”的准备。2月1日,我被调到肝病一科新冠病房支援,当时还有点儿小激动。当天接到通知,没时间去想太多,怕家里人担心,所以没有告诉他们我去支援的事。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病房报到了,紧接着进入隔离病房,不夸张地说,进入隔离病房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浑身的每个细胞,每根神经都在“战斗中”,被周围看不见的狡猾的病毒“窥视着”,但是作为一名传染病医院的护士,我们没有问题,绝不会给病毒一丁点儿的机会。


2月17日我上大夜班,从前一天的四点到晚十点,中间休息,凌晨两点再接班,还有四个小时就到八点了,我盯着时间,急切想赶紧去病房接替汤文娟,以为她已经在里面很长时间了。穿好防护服到门口准备进缓冲间时,看到汤文娟出来了,她说:“不用着急,我把机器都擦完了,紫外线已消完毒了,晨间生命体征也做完了,抽血和咽拭子没做呢!”汤汤总是这样,怕我们支援护士不适应病房节奏,总是分担更多的工作。


接下来的工作是抽血和咽拭子以及后面的送检等等,抽血没什么问题,但咽拭子做的比较少,而且相隔时间较长,心里还是有点儿紧张,毕竟在配液中心工作离开临床一线有段时间了。第一次带双层手套抽血,虽然触感有些不太明显,但凭经验还是完成的比较顺利。采集咽拭子这一环节风险很大,操作时患者会有些不舒服,为了缓解患者的紧张与不适,我迅速把事先准备好的咽拭子棉棒伸到咽后壁左右旋转轻轻划下取出标本,这个过程不超过20秒,同时让患者深呼吸,安抚患者放松别紧张。


第一个咽拭子采集成功完成,接下来的做的更加得心应手,总算顺利完成工作,紧凑的工作没时间消化与平复内心的小紧张。接下来为病人接热水、发早饭和口服药、为有尿管的病人更换尿袋,消毒尿道口记录尿量,整理所有采集完的标本,拍照片,再传给值班医生,紧接着送检,最后再检查一下需要交接的物品……这一系列工作完成了抬眼一看已经八点多了,来不及松口气又开始交接班,交接完毕,我们脱防护服,每次卸下这身装备都像是摘掉了紧箍咒的猴子,脚步轻了,头不紧了,连被口罩带子捆着的耳朵也轻松多了,出隔离病房,出来时看见汤汤还站在护士站等我们,为我们准备了早餐,顿时感觉心里暖暖的。


在隔离病房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意义,成功救治患者的自豪感,内心的自我突破,技术的熟练巩固。医者仁心,勿忘初心,这是我们每一名医务工作者的信念,我们与患者并肩与疾病战斗,这场与病毒博弈的战斗我们一定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