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坛医院抗击“非典”记事

时间2018-03-26 08:34 点击量:

公元两千零三年三月,一种被称为“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的疾病传入北京,并且迅速开始在全市爆发流行。北京地坛医院作为北京市的传染病专科医院之一,亲历了北京市抗击“非典”的全过程。本文根据当时的文字材料、医疗统计数据和参加救治病人工作的医务人员的回忆,对北京地坛医院抗击“非典”的工作以及在此期间的重要事件进行了记述。

在北京市“非典”流行的初期,我院并没有承担收治“非典”病人的任务。但医院还是安排了一次医务人员的“非典”业务学习,邀请专家进行了讲课,意在未雨绸缪。

三月二十五日,医院召开了临床、医技科室主任、主治医会议。业务副院长项晓培传达了市卫生局关于收治“非典”的会议精神;学习了广东省诊断、治疗“非典”的方案。医务科布置了医院的相关工作。当晚,我院接到了北京市卫生局布置的任务,要求我院做好一切准备,随时接收“非典”病人。医院随即开始了收治病人的准备工作。

三月二十六日上午,党委书记刘建英召集了党委会和院办公会研究收治“非典”的准备工作,决定将当时装修完成尚未使用的二病区开放,收治“非典”病人。接着,又召集有关科室负责人布置任务,从医疗、护理、后勤保障三个方面开始了紧急准备。随后,医院抽调部分医护人员,组建了我院第一个“非典”病房,由李兴旺担任病房的科主任,贾双萍担任护士长。当天中午,医院在二病区召开了现场办公会。院领导在会上强调,要用最好的技术力量、最好的治疗和护理、最佳的服务使患者得到妥善的救治。下午,卫生局郭积勇副局长、关宝英处长来院对我院的“非典”收治准备工作进行检查。当晚,市卫生局在小汤山举行的有关会议上确定,我院主要承担外宾、港澳台同胞、司局级以上干部的收治任务。三月二十六日晚,我院开始收治第一批“非典”病人,共两例,一名为商业的部干部,另一名为加拿大外宾。

三月二十七7日,医院成立了由院领导和有关职能科室组成的“非典”收治工作领导小组。医院的办公室在领导小组的直接领导下负责日常的协调工作。此外,为了分工明确,责任落实,医院还分别成立了专家组、医疗组、护理组、科研组、后勤保障组、安全保卫组以及宣传组。

专家组由国内知名的传染病专家徐道振、丁静秋等人组成。主要负责制订“非典”治疗的方案;指导危重病人的抢救;根据国内外有关“非典”研究的最新进展提出改进工作的建议;根据医疗工作出现的新情况研究解决问题的对策;为领导的各项重大决策提供技术咨询。

医疗组和科研组的工作由医务科担任。主要负责医生的调配和管理;制定防治“非典”的工作预案;围绕“非典”的治疗开展相关的业务培训;“非典”病人的入院、出院、转院、会诊、危重病人抢救;其他病人的出院、转院;“非典”住院病人的疫情报告;向病人家属通报病人病情,进行咨询;协调院内与院外的科研人员共同开展“非典”的科研工作;以及其它与治疗、科研相关的工作。

护理组的工作由护理部担任。主要负责全院护理人员的调配和管理;消毒隔离和个人防护的培训;监督、检查各项消毒隔离和个人防护措施的落实情况;根据“非典”的特点和护理人员的实际情况对日常护理工作进行调整;协助有关部门对病房各类物品的使用进行计划,严格控制使用,节约资源。

后勤保障组的工作由总务科、基建科、医疗器械科担任。主要负责医院病房调整的家具搬运;各种日用物资的供应;氧气的供应;衣物的洗涤消毒;医院保洁和污物的处理;食品供应;维修保障;医务人员休息场所的征用和管理;相关的基建改造;各种医疗器械和医用耗材的采购、供应。

安全保卫组的工作由保卫科担任。主要负责与公安部门协调配合,对医院工作人员以及各种车辆的出入进行管理;对医院住院患者的活动范围进行控制;转送家属为住院病人送来的个人生活必需品;为一线工作人员配送生活必需品和其它有关物品。

宣传组的工作由党委办公室和宣传中心担任。主要负责医院职工的思想政治工作;宣传、报道一线医务人员的先进事迹;组织各种宣传、慰问活动。

三月二十八日至四月三日,医院陆续收治了一部分“非典”患者,并且根据北京市卫生局的部署接收了从北京佑安医院转来的三名艾滋病患者、五名流行性脑炎患者、一名患麻疹的孕妇。为了医疗工作的需要,医院对病人的收容进行了适当调整。将三病区的肝炎病人转到其它病区,将四病区的部分病人转入外科,腾出病房收治传染病杂病患者。医院的药剂科、器械科、放射科也根据收治“非典”的需要对工作进行了调整。

截止到四月三日,医院累计收治“非典”病人十四人。其中有五名是北京朝阳医院的医务人员,他们都是在救治“非典”病人的过程中被不幸感染。其他病人分别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台湾地区,以及加拿大、吉尔吉斯坦和芬兰。在这些患者当中,芬兰籍患者阿罗·佩卡先生的入院引起了有关方面的关注。

阿罗·佩卡先生是联合国劳工组织的官员,男,五十三岁,入院前曾在泰国居住五天。二零零三年四月二日以“非典”疑似病例从国际SOS医院转入我院。根据入院后的查体、化验、胸片检查结果诊断为输入性非典型肺炎重型,给予抗感染、免疫增强、支持治疗。

在阿罗·佩卡先生住院期间,国家劳动社会保障部、北京市政府、北京市卫生局的领导和国际劳工组织、芬兰驻华大使馆的官员曾多次打电话或来院询问阿罗·佩卡先生的病情。北京朝阳医院院长、呼吸科专家王辰教授曾来院为阿罗·佩卡先生会诊。北京国际SOS医院的专家和国际劳工组织的医生也曾来医院了解阿罗·佩卡先生的病情,与有关方面研究将其转回芬兰接受治疗的可能性。

四月五日下午,阿罗·佩卡先生的病情突然开始恶化,医院紧急组织了抢救。刘建英书记、项晓培副院长来院指挥抢救。李兴旺主任、麻醉科有关人员全部到位。北京著名的呼吸科专家、ICU专家也参加了对阿罗·佩卡先生的抢救。国际劳工组织北京局王冀元副局长、国家劳动社会保障部姚宏副司长、北京市委办公厅李伟副秘书长、北京市卫生局金大鹏局长、医政处吕鹏处长来到医院指挥、协调抢救工作。四月六日凌晨,阿罗·佩卡先生心脏停止跳动,经一百分钟的胸外心脏按压无效,抢救失败,医生于一时二十五分宣布其临床死亡。

四月七日,二病区护士李琪发烧住院,后被确诊为“非典”。她是我院第一位因护理“非典”患者而被感染的护士。之后,我院还有四名护士在工作中被感染“非典”。

随着“非典”病人的增加,医院二区的床位已经饱和。为了满足收治病人的需要,医院决定将住在一区的艾滋病患者全部转到医院的东小院,开放一区的床位收治“非典”患者。经过有关部门的努力,全部艾滋病患者的转移工作于四月八日完成。

四月九日,医院开放了第二个“非典”病房,收治“非典”的重症患者,由原ICU主任郭立民担任该病房的主任,刘小冬担任护士长,并于开放的当日收治了十一名“非典”患者。同时,医院再次对房屋使用进行调整,将临床科室的主任办公室全部移到行政楼的三层。有关人员在后勤科室的协助下,连夜搬家,为“非典”的进一步收治做准备。

四月十日,北京市卫生局派遣的第一批外院支援人员十人进驻我院。在以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陆续有来自北京地区二十九家医院的三百七十八名医护人员被派到我院支援救治工作。

同一天,我院接到了北京市工商联合会等单位慰问“非典”一线医务人员的捐款十万元。这是我院在收治“非典”期间收到的第一笔社会捐款。

由于我院负责收治外籍和港澳台地区的“非典”患者,因此受到了境外媒体的关注。四月十三日,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组织了八家境外媒体,两家国内媒体对我院“非典”的收治情况进行采访。医院的新闻发言人项晓培副院长向各媒体介绍了有关情况,并回答了记者们的提问。各媒体记者还进入“非典”病房进行了参观、采访。据统计,在我院收治“非典”期间,医院共接待国内外各类媒体采访四百余次,来院的记者超过了一千人次。

当天下午,世界卫生组织的两名官员来院检查“非典”收治、病房设施以及消毒隔离等方面的情况。北京市卫生局郭积勇副局长、疾控处关宝英处长、院领导、职能科室的负责人参加了接待。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听取了项晓培副院长的情况介绍,之后来到病房检查了病历,与正在接受治疗的“非典”患者进行了交流。他们对我院的治疗和个人防护工作都给予了高度评价。一位官员说:“你们的治疗是一流的,你们的消毒防护也堪称世界典范,推广你们的经验,将会对人类的健康做出贡献。”

四月十四日,又有十名“非典”患者从中日友好医院转入。我院的“非典”病房人员告急。院领导会同医务科、护理部研究人员配备问题。虽然各个病房的医护人员都严重缺编,十分紧张,但医院还是克服困难,继续向“非典”病房增派了医护人员。

四月十七日,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再次组织中外记者采访我院的“非典”救治情况。记者参观了“非典”病房和医院的检验科、研究室,我院新闻发言人项晓培副院长回答了记者们的提问。

同一天,我院成为北京市的非典型肺炎定点收治医院,并接到北京市卫生局的通知,要求我院做好开放全部病床收治“非典”病人的准备。

四月十八日,院领导、职能科室有关人员召开紧急会议,商讨肝炎、杂病患者转送其他医院的事宜。卫生部李长明司长、卫生局吕鹏处长以及三零二医院、工人疗养院、妇产医院等单位的领导来我院协调转病人问题。

四月十九日,肝炎和杂病患者开始被陆续转出,医院对腾空的病房进行消毒和必要的改造。就在医院为开放全部病床收治“非典”患者进行准备时,院内的临时工纷纷提出请假或辞职,医院的保洁和后勤工作受到了严重的影响。经过院领导及总务科的多方努力才使部分临时工稳定下来。

为了保证一线医务人员的休息和与家人隔离,医院决定请求政府协助征用附近的宾馆作为医务人员的休息场所。郭丽珠副院长和总务科的同志多次与有关部门协商、协调,经过反复谈判最终完成了和平里大酒店、中矿宾馆、香江宾馆、厦空港宾馆的征用工作,解决了七百多人的住宿问题。

大批支援我院的医护人员开始陆续进驻。医院对外来支援的医护人员进行了消毒隔离、医疗、护理的培训。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的建议和有关领导的要求,我院拍摄了电视科教片《预防非典型肺炎医院内传播的消毒与防护方法》。复制了VCD光盘一千张。除了提供给卫生部和北京市卫生局部分样品之外,其余光盘已陆续发放到了本市和外地的有关医院。此外,我院还对北京地区十四家综合医院的三千余名医护人员进行了相关培训,外出讲课二十多次。接听了大量外省市及本市区县医疗单位关于消毒隔离和个人防护的咨询电话。

医院对病房的大规模调整给后勤保障部门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由于在非常时期找不到临时工,大量的工作只能由后勤和行政人员在保证日常工作的情况下加班突击完成。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他们共搬运了病床、柜子、桌椅八百六十多件,完成了相应的基建改造。许多人在昼夜工作之后,倒在床上便和衣而睡。

四月二十一日,我院开始大批接收“非典”病人。当晚,四病区收治了二十二例。第二天,五病区又收治了三十二例。随着北京市“非典”的发病向波峰上升,我院在收治高峰的五天内共收治病人一百七十六例,占当时全市“非典”病人的百分之二十。

四月二十二日,我院二病区的三位患者康复出院。这是我院第一批康复出院的“非典”患者。

四月二十四日,根据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对“非典”疫情重点区域采取隔离控制措施的通告精神,我院开始实施限制出入,封闭管理。医院召开干部会,研究解决由此带来的问题。决定责成保卫科派人在警戒线负责为患者转送家属送来的生活必需品。开设咨询电话,组织专人向家属通报病情。门诊部负责肝病患者的就医咨询问题。医院取消了周六、日的休息,全体职工全力投入了“非典”的救治工作。

四月三十日,国家计委、中国银行总行、司法部来我院慰问医护人员并捐款。北京市卫生局金大鹏局长、院领导、职能科室的人员参加了捐赠仪式。

我院的“非典”救治工作得到了社会各个方面的广泛关注和大力支持,大量的捐款、捐物被陆续送到医院。为了加强对捐款、捐物的管理,医院决定由工会统一接收捐赠物品,财务科负责接收捐款。根据不完全统计,我院在收治“非典”期间共接到捐赠物品000批,价值00000元;接到捐款0000笔,共计00000万元。

在“五一”节前夕,我院第一个“非典”病房的科主任李兴旺和护士长贾双萍成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截止到四月三十日,我院已经累计收治“非典”病人二百三十三例,其中确诊病例二百二十六例,疑似病例七例,排除三例。转院二十五例,累计死亡十一例,痊愈出院二十八例。当日在院病人一百九十一例,其中病危二十例,病重三十三例,危重病人占病人总数的百分之二十八。

根据北京市“非典”收治工作的统一部署,我院的救治重点转向危重患者、被感染的医务人员、学生和司局级以上干部。医院多次召开临床科主任会议,组织专家会诊,研究如何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的问题。我院在执行卫生部颁布的治疗方案的同时,根据医疗实践探索出本院的治疗方案。其中包括:依据病人的不同发病阶段和病情决定使用激素的时机和剂量、早期病人要绝对卧床以及早期进行氧疗等。

五月二日,根据北京市领导的指示和北京市卫生局的安排,我院已经退休的原院长冯惠忠同志重返工作岗位,主持医院的医疗救治工作。

当晚,一线护士王春华和职工郭亮的“战地”婚礼在和平里大酒店举行。有一百多位职工参加了婚礼。院领导郭丽珠主持婚礼、刘建英书记讲话,和平里大酒店的谢经理代表酒店致辞。

在抗击“非典”过程中,一线的医务人员承受着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压力。为了鼓舞一线医护人员的士气,医院的党、团、工会组织开展了一系列的慰问活动,并采取各种措施解决职工在工作和生活上的困难。

五月三日,医院召开会议研究危重病人的抢救和“非典”的科研工作。会议决定由一、二区承担危重病人的抢救工作,投资二十七万元建设一个二百六十一平米的P3级解剖室用于科研工作。医院还向各科室提出了厉行节约的要求。据有关部门统计,当时职工每月的食宿费用为七百五十多万元,仅一次性防护服的支出每月就需六十多万元。

五月四日,北京市副市长张茅、卫生局原局长朱宗涵来院了解重症病人的抢救情况。院领导、部分职能科室主任参加接待,并汇报了近期的工作。

根据市“非典”医疗急救指挥中心的安排,我院对危重病人实行了集中管理。五病区和七病区由复兴医院协助抢救,一病区由朝阳医院协助抢救。医院再次召开临床科主任和专家会议,讨论危重病人的救治工作。

在“五四”青年节之际,我院工作在一线的团员青年向全国青年发出了抗击“非典”的倡议书。当天下午,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对此进行了报道。

我院团员青年在抗击“非典”工作中的表现得到了上级团组织的表彰。医院团委被评为北京市红旗团委、第二临时团支部被评为全国五四红旗团支部、放射科许东海被评为北京市优秀团干部。

由于我院被实行了封闭管理的措施,医院的垃圾不能被及时清运,导致了大量积存。总务科经过多方呼吁、联络,在市管委的大力协调下,于五月十日夜将多日积存的近八吨垃圾清运干净,消除了一个院内的传染源。

五月十一日,北京市委副书记强卫和副市长张茅来到医院现场办公,了解了前一段医院“非典”的救治情况以及目前医院内危重病人的情况,对医院的救治工作给予了肯定并鼓励医务人员再接再厉做好今后的工作。

当天下午,医院组织了“五一二”护士节的纪念活动。出院患者的代表、被感染后康复的护士代表、仍然在临床一线工作的护士代表出席了纪念活动。中央电视台对这次活动进行了现场直播。

五月十二日,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副主席顾秀莲、卫生部副部长佘靖、市委副书记强卫等领导同志来院慰问一线医务工作者,并授予我院全国“三八红旗集体”荣誉称号。当晚,医院在和平里大酒店举行了庆祝“五一二”护士节晚会,中央音乐学院的部分师生前来助兴。

五月十三日,人民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因多脏器功能衰竭抢救无效在我院不幸去世。丁秀兰,女,49岁,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二日以传染性非典型肺炎重型由人民医院转入我院,入院后病情逐渐加重。五月十三日凌晨出现心率减慢、血压下降,经抢救无效,于四时十五分被宣布临床死亡。在丁秀兰病情危重期间,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曾多次过问她的治疗情况并作了重要指示。北京市还专门成立了由著名ICU专家席修明任组长的抢救小组,有关专家曾多次来院对其进行会诊,其中包括国内著名的“非典”治疗专家钟南山院士和广州的肖正伦教授。

五月十六日,美国斯坦福大学医院呼吸与危重医学科博士后研究员施凌方博士经有关部门批准回国参加“非典”防治工作并被安排在我院。冯惠忠院长、项晓培副院长和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以及教育部的同志到机场迎接。施凌方博士来院后部分时间在临床,部分时间在研究室协助工作,期间曾受到张茅副市长的接见。施博士于六月二十七日离院返回美国,院领导和部分职能科室的领导对其进行了欢送。

同日,著名电影导演谢飞经过二十四天的治疗抢救病愈出院。谢飞导演的出院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三十余家媒体来院采访。

五月二十一日,卫生部朱庆生副部长、李长明司长、王羽副司长等卫生部的领导来院检查指导工作,院领导、职能科室有关同志参加了接待。同一天,我院的第一百位“非典”患者康复出院,同时出院的还有另外十九名患者,其中包括五名中小学生和五名医护人员。

五月二十六日,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卫生官员和医疗专家一行六人在北京市卫生局外事处王树蜂处长的陪同下,来我院交流“非典”的防治工作。在我院收治“非典”期间,还有来自法国、俄罗斯、蒙古以及台湾、香港地区的其他十四位医疗同行来院参观、访问。

五月二十八日,我院被感染“非典”的护士高岚出院。至此,我院因感染“非典”而住院治疗的五名护士全部康复出院。

同日,来自全市二十三家医疗单位的二百三十九名医护人员圆满完成了在我院的支援任务安全返回原单位,无一人感染“非典”。第二批医疗队员共三十四人来到我院工作。

五月三十日,我院根据市“非典”医疗急救指挥中心的部署,开始对七区和九区的病房进行改造,建设专为“非典”病人服务的ICU病房和手术室。

五月三十一日,我院的第二百名“非典”康复患者出院。距离第一百名病人出院仅仅十天。随着住院病人的减少,医院开始安排部分医务人员轮休。

六月二日,医院召开科主任会议。冯惠忠院长传达了北京市院长联席会精神。主要内容包括:梁万年副局长对“非典”发病情况的分析。市领导、卫生局领导对“非典”的医疗文书、病历资料、患者收费、新发病例管理、医疗工作秩序以及防止疫情反弹等工作的要求。

北京市卫生局组织有关单位起草今后北京市传染病救治应急反应体系建设的方案。刘建英书记、项晓培副院长、有关专家和职能科室的同志参加了方案的起草工作。

六月三日,我院向市卫生局提交报告,就北京市建设新的传染病专科医院的有关问题提出了建议。

六月六日,北京朝阳医院医务处处长毕维杰病情好转,转回朝阳医院继续接受治疗。毕维杰在朝阳医院组织救治“非典”病人的过程中被感染,转入我院后曾一度生命垂危。在我院和朝阳医院医务人员的共同努力下,终于转危为安。她是北京市利用有创呼吸机抢救成功的重症病例之一。之后,朝阳医院何连斌书记、李宁副院长曾专程来院赠送锦旗,感谢我院对毕维杰和朝阳医院其他四名医护人员的成功救治。

团中央、团市委、中华儿女杂志社、中华儿女画家联谊会组织部分书画家来院,向我院捐赠了百幅书画作品。

六月十二日,医院召开“非典”课题领导小组会议,研究“非典”的科研工作。

六月十九日,北京市卫生局韩德民副局长来院了解手术室、ICU的基建改造情况及“非典”病人的治疗情况。在此之前,北京市“非典”医疗急救指挥中心的王辰、蔺锡侯等领导也曾来院督促、检查手术室、ICU的基建改造工程。

六月二十一日,我院被指定为北京市唯一家保留的“非典”定点收治医院,负责北京市“非典”收治的收尾工作。二十三日,来自中日友好医院、北京宣武医院、北京胸科医院的十七位患者陆续转入我院。

受市委宣传部的委托,我院刘建英书记从六月二十三日起,代表我院到多家单位参加报告会,介绍我院“非典”收治的情况和医务人员的事迹,受到了广泛好评。

六月二十四日,世界卫生组织解除了对北京的旅行警告,并将北京从疫区的名单中删除。这个消息发布的第二天下午,我院被解除隔离,警戒线撤除。

六月二十七日,市委副书记强卫、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韩德民来院现场办公。在听取了我院的工作汇报以后,强卫副书记说:把非典的收尾工作交给地坛医院是对你们的信任。它不但是你们的经验、条件所决定的,更是因为你们的干部、职工精神面貌好、工作状态好。这三个月来你们给政府分忧解难,给重任二话不说,为人民的生命健康默默无闻地做出了贡献。现在北京“非典”的重任你们一肩挑,任务艰巨、责任重大。你们不能松劲,不能麻痹。希望你们继续发扬地坛精神,圆满完成任务。韩德民副局长说:地坛医院一向干得多、说的少,很少提要求。这次“非典”收尾工作,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善始善终。

六月二十九日,我院党委被评为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工作先进基层党组织、北京市防治非典型肺炎工作先进基层党组织。李兴旺被评为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工作优秀党员,李兴旺、贾双平、王金静被评为北京市防治非典型肺炎工作优秀党员。

六月三十日,患者李守平出院。李守平是我院救治成功的重型“非典”患者之一。他在医护人员的全力救治下,经历了气管切开,有创呼吸机通气十八天,闯过了继发感染关,最终转危为安。院领导和ICU的医护人员一起为他送行。

同日,我院的CT室、透析室改造工程动工。

七月二日,我院举办的“团结一心抗非典”展览开幕。北京市妇联主席李巧云、北京市总工会副主席孙学才、卫生局党委副书记齐敬宁等领导参加了开幕式。北京市卫生局常务副局长韩德民为展览撰写了前言。担任此次展览解说的四位护士都曾在一线参加过护理“非典”患者的工作。此次展览得到了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大力支持,部分展品将被国家博物馆收藏。

七月十八日,医院开始对一至六区和外宾干部病房进行重新粉刷和装修,为“非典”收治工作结束后,恢复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做准备。

七月二十日,从北京小汤山医院调拨到我院的CT机到位并开始安装。这台CT机将应用于“非典”病人的检查。

七月二十八日,我院被授予“全国卫生系统抗击非典先进集体”称号。

七月三十日,北京医学奖励基金会为我院一线护士颁发“英雄护士、健康天使”荣誉证书。北京医学奖励基金会副会长何伟、副秘书长冀平向护士代表颁发证书。郭丽珠副院长主持会议,刘建英书记和护士代表讲话。仪式上,护士们在长城长卷上签字留念。

八月十六日,我院最后一批“非典”患者出院,医院在同一天恢复了正常的医疗工作。为了纪念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我院举办了“告别非典,走向明天——北京最后一批患者结束非典治疗出院暨北京地坛医院恢复正常医疗秩序庆祝仪式”。

卫生部的领导、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北京市卫生工委、北京市卫生局的领导、世界卫生组织的驻京官员、东城区委、区政府、区卫生局的领导、非典患者的代表、曾向我院提供捐助的企业代表、在京的新闻媒体记者以及其它有关单位的代表参加了仪式。

刘建英书记代表医院在仪式上致辞。——等领导和患者代表、著名电影导演谢飞也在仪式上讲话。

院领导代表医院向世界卫生组织、卫生部、北京市政府、中国博物馆赠送了由著名书法家书写的《北京地坛医院抗击非典纪事》丝绸长卷,并向参加仪式的其他嘉宾赠送了纪念光盘《春天的回忆》和画册《春天的赤诚》。赞助单位向“非典”患者代表赠送了礼品,表达社会对他们的关怀和良好祝愿。

从三月二十六日我院收治第一例“非典”病人起,到八月十六日最后一批患者结束治疗出院,共历时一百四十三天。在这一百四十三天的时间里,我院共开放床位二百二十八张;累计收治了“非典”患者三百二十九人,其中痊愈出院二百七十一人,转院三十二人,死亡二十六人;共有我院和外院的000名医务人员在我院参加了“非典”的救治工作。

在北京市抗击“非典”取得阶段性重大胜利之际,谨以此文见证北京地坛医院为抗击“非典”所做出的贡献。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六日 

叠手互勉.jpg

抢救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