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 他终于出院了 ——危重黄热病患者小陈复活记

时间2018-03-26 09:04 点击量:

2016年3月18日7:50,感染二科晨交班正在进行时,突然尖叫声、呼叫器铃声、急促的脚步声,让安静的病房楼道一下热闹起来。护士小冯冲进交班办公室:“主任,夜里来的黄热病,躁动的厉害!”闻听此言,交班被迫中止,医护人员跑进病房,小小的病房里挤满了人。只见患者小陈躺在床上张大眼睛,惊恐地看着四周,不停地挥着拳头,陈志海主任立即判断“脑水肿或者肝性脑病发作”,马上指挥抢救。

 安哥拉打工半年 染上黄热病

今年44岁的小陈,刚到安哥拉工作了6个月就患了重病,被怀疑感染了黄热病病毒,得知病情后小陈想,就是死也要死在自己的祖国。3月18日凌晨小陈回到祖国,在机场检疫部门帮助下直接送到了我院感染二科。来时的小陈已经发病7天,表现为严重乏力、发热、腹泻,入院后检测提示存在严重肝脏损害,合并心肌、肾脏、胰腺及血液等多系统损害,感染二科立即给予积极保肝及对症治疗。小陈来时病情虽然危重但神志还比较清楚,早上7点多陈志海主任到病房看他时还能够交流、叙述病情,没想到病情进展如此迅速,入院后几个小时病情急转而下。

 危重症黄热病没有抢救成功先例

经过CDC复核小陈为我国第三例输入性黄热病病例。根据有关文献记录,黄热病15-25%的病例有可能发展为重症病例,其中约有20-50%的病例会在发病后的7—10天死亡。黄热病,几千年来第一次在中国出现。医疗救治工作我院没有经验,对于危重症黄热恶病救治工作国内没有成功案例。新病种、病情又这么重,患者能否成功救治,大家心里都没底。小陈的妻子一看丈夫刚才还好好地和自己描述病状,一会功夫就昏迷不醒,她一下摊在地上,呜呜地哭起来……。

  关键期 不放弃

小陈病情转危第二天、第三天正好是双休日,可感染中心的专家们没这个概念,首席专家李兴旺、中心主任张福杰、主任陈志海、主任医师蒋荣猛等放弃休息日,他们热烈地讨论着黄热病、讨论着小陈的病情。他们知道,小陈的治疗机会、生存机会这两天最为关键。

  肝肾功能刚好转 又出新状况

经一天的抢救小陈病情有所好转,肝脏、肾脏、胰腺及血液系统指标出现好转。大家刚刚松口气儿,没想到小陈病情再次出现波折,先是出现了严重呃逆,文献报告,顽固性呃逆是预后不佳的征兆,出现呃逆的那天晚上,陈志海主任等医护人员连夜请消化内科会诊、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寻找治疗药物稳定了病情。此后又发现患者肺部感染,再后来又因为舌面咬伤处大量渗血容易导致误吸,于3月19日转入ICU进行气管插管保护气道,经过几天的治疗,小陈神志转清,口腔内出血停止,拔除气管插管,3月24日又回到感染二科继续治疗。

  原来是抑酸药惹的祸

小陈神志转清让大家看到了救治成功的希望,没想到他又出现了严重的头痛和腰背痛,先后经神经内科、骨科会诊,全面检查了颅内、脊椎、肌肉神经……所有检查未发现器质性的病变,经过反复讨论、查阅文献,发现是治疗消化道出血的抑酸药物的不良反应,这种不良反应极其少见,医生又及时调整了抑酸药物。

  每天排便十余次 苦了护士们

小陈腹泻持续将近一个月,护理量非常大,每天要进行药物灌肠两次,灌肠后排便不止,护士们每天至少要清理十几次大便。在他身上有好几个输液泵,尿管、肠胃减压管,既要保护干净,又要防止交叉感染。160多斤的体重,每小时翻身真是一件体力活,一天下来护士们累的腰酸背痛。

  “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医院高度重视小陈的治疗抢救工作,多次组织ICU、消化科、口腔科、骨科、神经内科等专家会诊,中西医结合中心还请来外院中医专家共同为小陈会诊,多学科协作救治。

  经过1个多月的救治,小陈肝功能改善、血尿淀粉酶下降、消化道出血止住了,顽固性呃逆也终于停止了,又经过20多天的巩固,各器官功能恢复,可以出院了。

“是你们把我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 5月9日小陈康复出院了,他和爱人情绪都很激动,不停地鞠躬,不住口地感谢。52个日日夜夜,感染二科、ICU的医护人员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在全院各学科支持下全力救治患者。先后4例黄热病患者康复出院。2016年,在医院70岁生日的时候,护守百姓健康,应对新发突发传染病、维护社会稳定,地坛人又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